- N +

五位投资人创业者聊泛娱乐:打款慢了错过映客,情感共鸣才能变现

导读 : 【内容摘要】“一切产业皆娱乐”这句话不知道最初是谁提出来的,结合现在泛娱乐发展现状是那么的合适。网红、直播、IP在泛娱乐里到处跨界打劫。网红易火不易活,拼IP、拼干爹、拼颜值的泛娱乐产业,应该怎么玩?!“一切产业皆娱乐”... [...]


五位投资人创业者聊泛娱乐:打款慢了错过映客,情感共鸣才能变现


【内容摘要】“一切产业皆娱乐”这句话不知道最初是谁提出来的,结合现在泛娱乐发展现状是那么的合适。网红、直播、IP在泛娱乐里到处跨界打劫。网红易火不易活,拼IP、拼干爹、拼颜值的泛娱乐产业,应该怎么玩?!

“一切产业皆娱乐”这句话不知道最初是谁提出来的,结合现在泛娱乐发展现状是那么的合适。网红、直播、IP在泛娱乐里到处跨界打劫。

网红易火不易活,拼IP、拼干爹、拼颜值的泛娱乐产业,应该怎么玩?!

第十二期泛娱乐demo邀请到创新工场、君联资本、清流资本、IDG资本的投资专家和创业者一起讨论如何玩转泛娱乐。

圆桌主持嘉宾:

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

圆桌讨论嘉宾:

君联资本执行董事邵振兴

清流资本执行董事闫昶

IDG资本副总裁童晨

牙牙关注CEO湾松岭

116家直播平台重现千团大战

网上有这样一句话“直播发于秀场、兴于网红、盛于明星、衰于广告、毁于色情。”一边是火热,一边是网信办的约谈,火热的背后也隐隐浮现泡沫。

文章《116家直播平台全剖析:90%处于A轮之前50家VC潜伏还记得当年血淋淋的百团大战么?》曾统计过,116家直播平台中,90%的直播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,处于天使轮30%左右,共计近50家投资机构,其中IDG布局较早,投资最多。另外投资方也不乏有周杰伦、赵宝刚等明星,马化腾、王思聪、雷军也入局争抢。

君联资本执行董事邵振兴透露,君联资本过去的投资领域较宽泛,今后会专注专业领域的投资。2016年,君联资本投过B站、酷卡漫画、米漫传媒、微影、微赛、如涵电商等泛娱乐项目。

邵振兴认为在未来3-6个月,直播会持续混乱局面,最后不会剩下多少家。从需求角度会有垂直需求的可能性,现在能形成商业模式的只有娱乐直播、映客的打赏模式,需要有大量的流量支撑。功能性的直播有需求,但很难形成商业模式,流量起不来。其他的平台上线直播功能,但不能只追求功能丰富,直播功能需要与其他功能产生关联和互动。

在秀场领域的YY还没想好自己的模式,但依附于工会的流量多,会成为领军。游戏直播领域里,斗鱼、虎牙的继续上升难一点,首先基于内容,变现面临问题。

清流资本执行董事闫昶透露,清流资本成立于2013连底,14年下半年至今投资了十多个项目,包括内容、娱乐、亚文化等领域。核心成员来自BAT,能够站在创业者的角度,尽快帮助其完善商业模式。

谈到直播话题,闫昶遗憾地表示,清流是第一批收到映客BP的,但是打款慢了。VC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。现在的直播平台是由主播驱动,不像早期互联网的是产品功能驱动。几十家存在也是合理的,增加了亚文化的沟通方式,满足各类需求,都有机会。

牙牙关注CEO湾松岭透露,牙牙关注是一个娱乐新媒体平台,去年获得湖南广电3亿投资,拥有影视分析,娱乐笑点,原创互动,自制网剧等内容。牙牙关注APP除了独家冠名湖北卫视《一路心喜》,还与国内多家卫视频道进行深度合作,打造“跨屏互动”的娱乐新体验。

湾松岭认为,从创业角度讲,已经不适合做直播了,但可以从细分领域入手。牙牙关注和金山云、爱奇艺、暴风等合作,上线了明星直播功能。

IDG资本副总裁童晨认为直播在某几个细分领域还是有龙头在,创业公司想做秀场直播的机会不大。从资本的角度看,也更愿意看前20名。但也不是没有突围的机会,就像电视台的竞争,即使有上千家电视台,还能有优秀的冒出来。可以寻找秀场之外的模式,探索什么样的内容、社区、氛围能吸引用户,不能为直播而做直播,就没有意义。

网红、IP投资方法论

Papi酱融资、拍卖过后又涌起新一批网红,这些网红不局限于搞笑逗乐,而是趋向于技能型,教化妆、教跳舞、教做菜。

文创市场对于优质原创的IP需求量巨大,市场上也出现了一批工厂式生产IP的项目,也有人说互联网可以解决很多问题,但解决不了艺术创作的问题,IP该怎样量产?量产IP的项目是否能生存下去?怎样预判文化趋势?如何投到好项目?

邵振兴认为总体的趋势是平台中心化,内容去中心化。比如微博有2亿-3亿的粉丝,但是2万-3万的大号也多。吐槽、逗逼、实事类的账号聚粉丝容易,变现不易。因为其精准传播的效果不好。如果在联系的基础上建立情感,变现会容易些。

内容决定用户聚集,流水线解决持续性,社交化、交互产生粘性,分类粉丝可以使流量更精确的交互和分发,代表企业就是罗辑思维。

在IP话题上,大家其实误解了IP,知名度和影响力是两回事,我倾向于把有影响力的东西称为IP,初期是情感上的共鸣,然后是行为。

闫昶认为,精神消费品和实用消费品的路线一致,起初都是跟随主流大品牌。需求的多样化会带来内容物的多样化。内容物的迭代速度比实物的速度快,未来还有很多机会。对亚文化的判断准确的话就可以预判。

变现和粘性正相关,和点击率互斥。找一个足够垂直的领域做,成长快,但是天花板也低,越基础的需求天花板越低,竞争越大。

判断文化主流现象可以从主要社会人群看,比如,非常相信新闻联播的人和不相信新闻联播的人;90后95后没有历史自卑感,而80后有历史自卑感和社会公约数,有文化的公约数。80后可以预判,而85后小时候就开始接触不同文化,文化分裂,文化感知不同就有不同的内容取向。

比如第一代红米发布在QQ空间,用户是农民工子弟,红米宣传的核心理念是即使全世界抛弃你,红米也不会抛弃你。

有多少人申领了护照,就可以看出有多少人追求优质的生活方式。

会员关怀对维护品牌的价值越来越弱,粉丝也成为平台不知道怎么搞的东西。新锐消费品牌有强IP化的特点,需要参与感,商业模式变化快,年年新。

IDG资本童晨认为,从投资阶段讲:

1、没火的时候判断会不会火。

2、火的时候判断持续时间。

投文化的项目,方法论方面大家差不多,运气占很大因素。文化的不确定性要比O2O等项目要高。要看对创作者本人的研究,人和团队,对内容的理解程度和传播程度。

持续性是对传播的理解程度。比如papi酱的成功很大部分原因是papi酱非常了解传播的规则。

持续性的另一方面眼看内容厚度,也就是内容本身的可讨论空间。

延伸阅读:IDG资本、游戏投资公司、娱乐投资公司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2018 年 9-11 月娱乐与游戏应用行业简报 | TokenInsight
下一篇:杭州成豪车消费热点城市 一周内两豪车4S店开业